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天天购彩 > 新闻资讯 > 荒诞故事: 书生和乞丐

新闻资讯
荒诞故事: 书生和乞丐
发布日期:2022-08-08 20:06    点击次数:80

话说古时有一书生,带着书童风尘仆仆前往京师赶考,一日来到一座村镇,这个镇子虽是所在偏僻,但却出乎意料的繁华,光是铺了石板的大街就有三条,街道上人头攒动,仿似州城府县一般。

书生在街道上缓步慢行欣赏本地风物之时,忽有一阵喧闹之声传入耳中,前面的街道很快围起了一群人。

书生觉得好奇,便带着书童前去观看,分开人群才发现,原来是一家酒店的伙计正在当街斥骂一个老乞丐,只听伙计骂道:“你这个没脸的花子,平日索吃要喝不说,今日又来偷酒,再不把那罐酒还我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老乞丐对伙计的话充耳不闻,自顾自的抱着一只乌瓷酒罐在那喝酒,围观众人则是有笑的有骂的,各种姿态都有。

伙计见老乞丐不理睬自己,便去他怀里抢酒罐,两人一起用力争夺,脚下便立足不稳,一齐摔倒在地,酒罐被摔了个粉碎,洒了一地的酒。

“好花子!竟敢摔我家酒!”

伙计匆匆大怒,站起身回店里抄了根顶门拴出来,照着老乞丐劈头就打,老乞丐吓得连连躲闪,拳头粗的顶门拴要是打到头上,非把人的脑壳打开花不可,围观众人见状皆吓得四散而走。

只有书生上前劝伙计:“仁兄息怒!不就是一罐酒吗,我替他赔你也就是了,值不当的打杀人,否则你打死了他,自己岂不是也要偿命?”

经书生这么一劝,伙计冷静了下来,想着自己差点打死人命,顿时后怕起来,随即顺坡下驴对书生说道:“即是你愿意替花子赔偿,我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,一罐酒是两百文钱,一文钱也不能少!”

书生当即让书童从包裹中取出两百文钱给了伙计,伙计转怒为喜回了酒店,书童则对老乞丐笑道:“我说老花子,幸亏你遇到了我家好心的公子,否则现在你已经被那伙计打死了。”

不料老乞丐并不领情,他把眼一瞪说道:“这罐酒已是打碎了,你家公子要是真好心,就该再买一罐酒给我。”

“诶?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,你还真把我们公子当成摇钱树了?我们公子凭什么再给你买一罐酒?”书童十分不满的说。

书生却不以为然,他还真让书童再取出二百文给乞丐买酒,书童闻听此言,鼻子差点没被气歪,但不敢违命,还是照着做了,拿出二百文钱买了罐酒递给了老乞丐。

老乞丐接过酒径直扬长而去,连个谢字也没说,书童见状对书生说:“公子你看如何?这做乞丐的最是负心,你对他们再好他们也会不觉得你好,以后再不要怜悯这样的人。”书生只是微微笑了笑,并不以为意。

他们在这村镇歇了两天脚,然后又接着赶路,接下来一连数日都是在大山中行走,因见山光秀丽,书生不禁诗意大发,一边行路一边吟诗,这日不觉错过了宿头,到了夕阳西下,也没遇到个人家,书生唯恐露宿荒山,这才带着书童急急赶路,到了天黑之时,总算在道旁山脚下发现了一家客店。

见到客店之后,书生大喜,与书童前去投宿,客店伙计说道:“小店客房已满,饭食也没有了,只有柴房一间还空着,若是二位不嫌弃倒也可住上一晚。”

由于别无去处,两人将就着在柴房安歇下来,他们取出随身带的干粮胡乱吃了几口,便和衣睡在了柴堆上。

睡到半夜,书生被一阵冷风冻醒,裹了裹衣襟又待再睡,猛然发现书童不见了踪影,起初以为书童是去外面小解了,但等了多时也不见他归来,书生心中担忧,便走出柴房寻找。

先在客店院子内找了一圈,未见书童影子,见大门开着,又到外面去寻,依然没有发现书童踪迹,书生正在纳闷之时,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林子中似有火光摇曳,便壮着胆子走入林子,在密林深处,却发现了骇人的一幕。

只见林子中间有一簇篝火正熊熊燃烧,篝火之上架着一只大鼎,鼎里面正煮着一个人,这个人的头露出鼎外,书生看得真切,此人正是书童!书童的手脚被绑,口中塞着木头,因而即挣扎不得也喊不出声。

书生虽见书童性命危急,但并不敢上前解救,因为有四个面目可憎、穿着客店伙计衣服的魔头正围着篝火狂舞,他们一边舞还一边唱:“吾以铜鼎煮人沸,取其肉兮餐吾腹,莫要怨吾太狠毒,只怪尔等投错宿!”

四个魔头歌舞一回,又一起放声大笑,笑声之凄厉吓得书生魂飞天外,他本想静悄悄的逃离林子,不料此刻整片林子已被无数不知从何而来的豺狼虎豹团团围住,那些豺狼虎豹恶狠狠的对着他发出吼叫之声,似在知会四魔。

四魔听到豺狼虎豹的吼叫之声,随即过来将书生抓了个正着,他们笑道:“本想下一餐再吃你!不想你竟然比我们还心急,那我们弟兄只好满足你的愿望!”

四个魔头旋即也用木头塞住了他的嘴,用绳子捆住了他的手脚,然后也将他投入鼎中,在鼎里面他和书童面面相觑,脸上都是一样的惊恐,正当他们陷入绝望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说话声:

“稀奇真稀奇!大半夜里肚子饿,却偏遇上煮肉人,看来我的造化不浅,几位好心的老爷!能不能赏给我老花子一块肥肉吃?”

书生立刻听出这说话的非是旁人,正是不久前自己曾让书童给他买过酒的那个老乞丐。

四个魔头怎么也想不到竟有乞丐敢向他们乞讨,他们先是一怔,随即一阵狂笑!笑了多时,其中一个魔头对另外三个说:“三位兄长,你们瞧见没有,这乞丐真是跟阎王爷赌命长,你们说咱们要不要连他一块吃了?”

“不吃!不吃!乞丐枯瘦如柴,吃他恐怕要被硌掉牙!”

“那你说怎么处置他?”

“咱们作恶一生,未曾做过善事,不如今日也做回善人尝尝是什么滋味,干脆放他一条生路算了!”

四魔计议已定,便对乞丐说道:“我说老花子,你乞讨找错了地方,须知我们兄弟乃是吃人的魔头,你来这里乞讨无异于自取死路,不过我们兄弟现在心情好,打算放你条生路,你最好是快点离开,以免我们反悔!”

老乞丐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他口中喃喃说道:“我老花子可是行乞的高手,只要开口绝不空回,不让喝口汤休想打发我离开!”

他说完便在地上捡起一个骨头做的勺子去鼎里舀汤喝,四魔见状暴怒道:“好大的胆子!敢跟我们兄弟抢汤喝!看来今天不吃你还真不行!”

四魔当时要来撕扯老乞丐,老乞丐不躲不闪,用随身带的打狗棍对着四魔的头每个敲了一下,四魔顷刻间化成了四道飞灰消失不见,老乞丐随即去鼎里一手一个捞出书生和书童,为他们除去捆绑和嘴里的木头,鼎里的水其实才刚刚温热,因而两人并无大碍,得救之后他们齐齐给老乞丐跪倒致谢,老乞丐说:“这四个魔头都是山里的精怪,他们在这荒山野岭开了家客店专门诱骗行人去住,晚上便将住店的人捉去吃肉,你们幸好遇到了我,不然定难逃生。”

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,却见成群的豺狼虎豹依然将林子团团围着,豺狼虎豹见到他们,又开始发出凶恶的咆哮声,书生和书童因而吓得不敢前行,只是要后退,老乞丐哈哈一笑,在后面用力一推,他们便跌入了豺狼虎豹群中,书生不由得悲叫道:“真是苦也!”

随机周身传来被猛兽撕咬的剧痛,正在这时,他耳中听到一个声音:“公子醒醒!”

书生把眼睁开,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猛兽,自己依然在柴房之中,旁边书童正一连担心的用手摇着自己的肩膀,书童见他醒来,便问道:“公子莫非也做噩梦了?”

书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便把夜里梦到的事对书童讲了一遍,书童讶然道:“这真是怪事,我也做了一样的梦,难不成梦中事是真的?”

两人互诉梦境,皆心惊不已,当他们急急收拾行囊要赶快离开客店时,却也并没有发现客店里有任何异样,客店伙计还热情的与他们寒暄了几句。

会过店账,书生带着书童继续踏上了前往京师的道路,远远离开之后,客店却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破旧的山神庙,在山神庙之中,有一个老乞丐正在那里举着葫芦仰头饮酒。



Powered by 天天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